热点 | 吉利诉威马,21亿天价索赔案该怎么看

国际新闻 阅读(1966)

我昨天想分享的原排气管

无论是汽车界、金融界还是司法界,最近都对吉利起诉魏玛侵权并索赔21亿元感到震惊。

事实上,事情早在2018年10月就发生了。在年初最高法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中,列举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并指出了诉讼的方向。如白皮书所述,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等侵犯商业秘密案件,诉讼标的达21亿元。

9月17日,此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吉利向法院申请了一个私人听证会。魏玛说,不存在侵权行为,并支持公开听证。最终,由于此案涉及商业秘密,审判是非公开审判,投诉没有公开。

0x251D

诉讼的核心焦点是吉利的上诉。资料显示,吉利起诉魏玛旗下的四家公司,称魏玛抄袭了其模式,并提出21亿元的经济赔偿;吉利的另一项上诉是收回魏玛所申请的专利。

魏玛认为,21亿元的目标金额没有相应的依据。魏家芳的律师桂佳说:“我们还认为,原告涉嫌在本案中滥用知识产权诉讼,以不适当的方式压制正在出现的情况。对于新星,魏玛暂时保留对原告采取反措施的一切权利。”

吉利提起诉讼,还提出21亿元,这几乎足以扼杀魏玛的巨额赔偿。当然,它不是针对性的。从吉利和魏玛员工的交集可以看出案件的起因。来自Geely。

据公开资料显示,魏玛创始人沉晖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高级副总裁兼中国董事长,沉晖在任职期间表现出色,尤其是在吉利收购沃尔沃方面汽车。在这件事上,它发挥了重要作用,后续行动负责了沃尔沃汽车在中国市场的登陆和发展。沉辉离开吉利成立了魏玛汽车公司,并带走了吉利的许多高管和“善行”。

例如,魏玛汽车公司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许焕新,曾领导沃尔沃的新能源技术及其他领域。魏玛汽车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魏立刚是原沃尔玛谈判团队的核心人员,并且精通国内外公司的财务管理和资本运作。魏玛汽车公司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从金融业进入汽车行业。他首先在上汽通用,吉利和沉辉见面。在吉利工作期间,他曾担任吉利销售公司副总经理。他完成了经销商网络和三个子品牌的整合。

此外,沉辉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魏玛汽车当时有200多名核心员工,他们都是以前的同事。

除了员工的交集外,还有报道说书苑的两个熔断器是因为吉利集团前副总裁兼吉利成都制造基地总经理侯海静在2018年离开时接管了研发信息,然后于2018年下半年加入魏玛,担任魏玛汽车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目前,侯海静声称带走该信息的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值得一提的是,侯海静于2012年加入吉利汽车,担任吉利集团副总裁兼成都公司总经理。他负责GX7车型的生产,并且是Vision SUV产品组的负责人,负责Vision SUV的开发。而且有消息称吉利指的是“复制品模型”,这恰好是魏玛EX5复制吉利GX7的第一个模型。

有媒体说,当魏玛公司的首款产品EX5的预装汽车在魏玛研究所进行测试时,可以看到吉利GX7的白色车身(现在是Vision SUV)被放在了底盘上。魏玛EX5。魏玛EX5的参数也接近吉利GX7,这导致了双方之间的争执。例如,轴距相距4.2厘米,轨道完全相同。尽管我们目前无法判断最终结论,但太多的巧合总是容易引起怀疑。

当然,魏玛也有自己的原因。此前,魏玛汽车的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魏玛汽车成立于2015年,一些主要高管在2015年左右离开了吉利。当时,市场上还没有开发出纯电动SUV。何来伟马EX5窃吉利GX7吗?”

魏玛汽车相关负责人认为,吉利汽车起诉魏玛汽车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法律手段压制创新力量,阻碍魏玛的发展进程和上市节奏。魏玛的态度非常坚定。首先,魏玛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其次,魏玛相信并支持法院的判决。最后,魏玛始终坚持积极研发,自主发展,并重视知识产权保护。

对于这个复杂的案件,着名律师康大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段爱群也表示:“除了案件本身的复杂性之外,此类商业机密通常还包括市场竞争,技术上是PK的方法和手段,因此,法律要求和诉讼策略,有时是统一的平衡,可以有合理的空间。”

尽管我们目前正在等待法院的裁决,但不得不说,魏玛目前的状况有些令人尴尬。

案件曝光的时间恰好是魏玛寻求10亿美元融资以进行技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和渠道拓展的关键时刻。众所周知,由于知识产权问题,上市公司被推迟甚至被迫放弃。上市情况并不罕见,侵权案件已经对它想要提高的魏玛汽车产生了实际影响。魏玛的下一步将是,也许此案的裁决将真正发挥关键作用。

写在最后:

作为国内知识产权诉讼中最大的商业纠纷,吉利或魏玛不可能保持低调。但是,由于核心人员的流动,定义了商业秘密的泄漏。这是给汽车公司的。这也是法律制度必须面对的“难题”。特斯拉此前曾起诉曾为小鹏汽车及其美国子公司XMotors工作的前高级工程师曹光志,并认为曹光志窃取了Tesla AutoPilot软件(自动驾驶软件)的源代码。曹广志也被告上法庭。他确实下载了源代码,而他的律师坚持认为他不做任何事情。

回到案件本身,我们不必担心。如果魏玛确实有侵权行为,则必须通过法律予以制裁。现在已经不是公众舆论了。等待最终决定是一件好事。如果说吉利要求的21亿元赔偿金,我个人认为目前不太可能获得全部赔偿。吉利可能想警告马玮,击败行业和内部员工,并希望改变中国的汽车行业。弱小的知识产权问题的意图远不止是名利双收。也许,从未来的长期发展来看,这种情况对于在汽车行业促进知识产权保护也是一件好事。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不论是汽车界,金融界还是司法界,吉利最近起诉魏玛提出侵权要求,并要求赔偿人民币21亿元,这一事实令他震惊。

实际上,事情早在2018年10月就发生了。在年初最高法院发布的《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白皮书中,列出了一些代表性案例,并指出了诉讼。如白皮书所述,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诉魏玛汽车技术集团有限公司诉其他侵犯商业秘密案件,诉讼标的额为21亿元。

9月17日,该案在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吉利向法院申请秘密听证。魏玛说,没有侵权行为,并支持公开听证会。最终,由于此案涉及商业机密,因此该审判为非公开审判,并且该申诉未公开。

诉讼的核心焦点是吉利的诉求。据了解,吉利起诉魏玛旗下的四家公司,称魏玛复制了其模式,并提出21亿元的经济补偿;吉利的另一项呼吁是追回魏玛(Weimar)申请的专利。

魏玛的观点是,21亿元的目标额没有相应的依据。魏家芳的律师桂佳说:“我们还认为,在此案中,原告涉嫌滥用知识产权诉讼,并以不当方式制止这种情况。对于后起之秀,魏玛暂时保留对原告采取反措施的所有权利。”

吉利提起诉讼,还提出了21亿元人民币的赔偿,这几乎足以杀死魏玛的巨额赔偿。自然,它不是针对性的。从吉利和魏玛员工的交往中可以看出这起案件的原因。从吉利。

据公开资料显示,魏玛创始人沉晖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高级副总裁兼中国董事长,沉晖在任职期间表现出色,尤其是在吉利收购沃尔沃方面汽车。在这件事上,它发挥了重要作用,后续行动负责了沃尔沃汽车在中国市场的登陆和发展。沉辉离开吉利成立了魏玛汽车公司,并带走了吉利的许多高管和“善行”。

例如,魏玛汽车公司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许焕新,曾领导沃尔沃的新能源技术及其他领域。魏玛汽车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魏立刚是原沃尔玛谈判团队的核心人员,并且精通国内外公司的财务管理和资本运作。魏玛汽车公司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从金融业进入汽车行业。他首先在上汽通用,吉利和沉辉见面。在吉利工作期间,他曾担任吉利销售公司副总经理。他完成了经销商网络和三个子品牌的整合。

此外,沉辉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魏玛汽车当时有200多名核心员工,他们都是以前的同事。

除了员工的交集外,还有报道说书苑的两个熔断器是因为吉利集团前副总裁兼吉利成都制造基地总经理侯海静在2018年离开时接管了研发信息,然后于2018年下半年加入魏玛,担任魏玛汽车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目前,侯海静声称带走该信息的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值得一提的是,侯海静于2012年加入吉利汽车,担任吉利集团副总裁兼成都公司总经理。他负责GX7车型的生产,并且是Vision SUV产品组的负责人,负责Vision SUV的开发。而且有消息称吉利指的是“复制品模型”,这恰好是魏玛EX5复制吉利GX7的第一个模型。

有媒体说,当魏玛公司的首款产品EX5的预装汽车在魏玛研究所进行测试时,可以看到吉利GX7的白色车身(现在是Vision SUV)被放在了底盘上。魏玛EX5。魏玛EX5的参数也接近吉利GX7,这导致了双方之间的争执。例如,轴距相距4.2厘米,轨道完全相同。尽管我们目前无法判断最终结论,但太多的巧合总是容易引起怀疑。

当然,魏玛也有自己的原因。此前,魏玛汽车的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魏玛汽车成立于2015年,一些主要高管在2015年左右离开了吉利。当时,市场上还没有开发出纯电动SUV。何来伟马EX5窃吉利GX7吗?”

魏玛汽车相关负责人认为,吉利汽车起诉魏玛汽车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法律手段压制创新力量,阻碍魏玛的发展进程和上市节奏。魏玛的态度非常坚定。首先,魏玛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其次,魏玛相信并支持法院的判决。最后,魏玛始终坚持积极研发,自主发展,并重视知识产权保护。

对于这个复杂的案件,着名律师康大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段爱群也表示:“除了案件本身的复杂性之外,此类商业机密通常还包括市场竞争,技术上是PK的方法和手段,因此,法律要求和诉讼策略,有时是统一的平衡,可以有合理的空间。”

尽管我们目前正在等待法院的裁决,但不得不说,魏玛目前的状况有些令人尴尬。

案件曝光的时间恰好是魏玛寻求10亿美元融资以进行技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和渠道拓展的关键时刻。众所周知,由于知识产权问题,上市公司被推迟甚至被迫放弃。上市情况并不罕见,侵权案件已经对它想要提高的魏玛汽车产生了实际影响。魏玛的下一步将是,也许此案的裁决将真正发挥关键作用。

写在最后:

作为国内知识产权诉讼中最大的商业纠纷,吉利或魏玛不可能保持低调。但是,由于核心人员的流动,定义了商业秘密的泄漏。这是给汽车公司的。这也是法律制度必须面对的“难题”。特斯拉此前曾起诉曾为小鹏汽车及其美国子公司XMotors工作的前高级工程师曹光志,并认为曹光志窃取了Tesla AutoPilot软件(自动驾驶软件)的源代码。曹广志也被告上法庭。他确实下载了源代码,而他的律师坚持认为他不做任何事情。

回到案件本身,我们不必担心。如果魏玛确实有侵权行为,则必须通过法律予以制裁。现在已经不是公众舆论了。等待最终决定是一件好事。如果说吉利要求的21亿元赔偿金,我个人认为目前不太可能获得全部赔偿。吉利可能想警告马玮,击败行业和内部员工,并希望改变中国的汽车行业。弱小的知识产权问题的意图远不止是名利双收。也许,从未来的长期发展来看,这种情况对于在汽车行业促进知识产权保护也是一件好事。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