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推拿》

国际新闻 阅读(1767)

《推拿》毕飞宇

《推拿》“沙宗奇推拿中心”周围的一群盲导师。文本中的每个盲人或多或少都有普通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生活。他们认真地争取独立和尊严,并刻意争取可能的尊重。

王大夫的强壮身体为悠闲的兄弟打开了自己的胸膛,鲜血,自尊和羞耻感齐头并进。

音乐天才和传奇的自学老师一样红。听到任何音乐和旋律,她都可以唱歌和弹奏。音乐就像她,就像一条鱼可以游泳,一只鸟会飞,这是一种本能。但是,当音乐家进入社会的大舞台时,他们得到了卑鄙的同情和同情。为了保持自己的自尊心,她宁愿放弃自己的音乐才能,也无法充当对他人同情的对象。

张宗祺的生活不仅仅是一场悲剧。他在童年时代就受到威胁和包裹,他始终害怕被毒害。

创作背景

作家毕飞宇了解选择盲人群体的初衷。这个特殊群体从中国到外国都没有真正的关注,并使用一本书来描述它。我想走进他们的生活,融入他们的世界,感受他们的心情,并画出他们日常生活中真实的一切,这就是他想要写这本书的原因。

《推拿》的诞生与毕飞宇的生活经历密切相关。早在1980年代,长期的写作使毕飞宇患有颈椎病。为了减轻疾病引起的痛苦,他经常去按摩中心进行治疗。

在与盲导老师的长期接触中,毕飞宇对此有更详细的了解,这可能是他《推拿》年后创作的驱动因素之一。

主题创意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 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data-lazy='1'data-height='397'data-width='600'width='600'height='auto'

毕飞宇说,这本书的创作是由法国纪录片制片人造成的,他想在中国拍摄一些东西。他说服毕飞宇记录了中国的盲人。

尽管毕飞宇曾在南京特殊教育学校就读,但由于心理方面的担忧-害怕冒犯盲人朋友,此事一直搁置到2007年春,一个盲人朋友与他聊天。当被问及为什么他不写盲人的世界时,他只消除了担忧,写了《推拿》。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 box-sizing: border-box; width:auto; max-width:100%; height:auto;' data-lazy='1'data-height='233'data-width='550'width='550'height='auto'

盲人按摩师是不同的。它们具有导致失明的先天性因素,在后天的成长中损失了更多的东西。

在现实生活中,由于盲人的特殊性,普通人倾向于以怜悯和同情的方式对待他们,甚至将他们视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但是当所有人都认为这样的价值观是合理的时候,毕飞宇对《推拿》这个世界习惯的行为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在他看来,无论是先天不足还是后天伤害,世界都是平等的,应以平等的眼光对待特殊的弱势群体。

人类的同情心和爱心是好的,但不能任意使用它们。您无法在弱者的照顾下照顾他们。他们为他们做的就是向他们展示一种优越感。

这种帮助是失败的。这种同情只会给他人带来伤害。每个人的尊严都是神圣的。他们都应受到他人的尊重。他们不能因同情或其他同情而被践踏。

'style='width: 130px; display: block;' data-lazy='1'data-height='161'data-width='204'width='204'height='auto'给读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