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剪刀的改革先行者,巅峰时,鲁冠球和宗庆后见他都排不到位置

国内新闻 阅读(1725)

  176e979342ae48d3a1bb612abe63b106.jpeg

  文/华商韬略 赵薇 伊然

  1984年2月26日晚7时25分,央视临时插播关于肯定步鑫生改革精神的消息,那是步鑫生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他曾说,只是时代选择了自己。

  1934年1月,步鑫生出生在海盐一个裁缝世家。母亲说他“命硬,个性强”。1956年“公私合营”后,步家的铺子进行了合作,22岁的他成了武原缝纫合作社的负责人;6年后,步鑫生加入了红星服装社(海盐衬衫总厂前身),做裁剪师傅。

裤子。”步鑫生的裁缝手艺远近闻名,刚过三十岁就获得了八级裁剪师的最高技术职称。

  在大锅饭时代,步鑫生也有着自己的“冲劲儿”。“质量”“商标”“信誉”“改革”等字眼在他当年的笔记本中随处可见。

  1981年,步鑫生升任厂长后,终于将盘算多年的措施付诸了实践,这位精瘦的男人很快亮出了“惊天动地”的整套新计划。

  81d5802ba9cc45058580f3558c10f926.jpeg

  借鉴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联产计酬制,多劳多得;改革劳保福利制度,根除“泡病号”的流行病;砸了“铁饭碗”的用工制度,优胜劣汰......

  “靠牌子吃饭可以传代,靠关系吃饭要倒台。

  除了内部的改变,步鑫生还从销售等长远发展方面全盘考虑:贴牌加工利润太薄,决定“创牌子”,他先后创立了“双燕”、“三毛”等衬衫品牌。

  1981年,步鑫生接手海盐衬衫时,厂子只有多元,利润5000;两年后,海盐工业总产值达到1028.58多万元,利润58.8万元。

  海盐衬衫总厂成了海盐县首家产值超千万元的企业,也是当时浙江省最大的专业衬衫厂。

  1983年4月26日,《浙江日报》以《企业家之歌》为题对步鑫生进行了报道。随后,各家媒体的报道接踵而至。

  步鑫生出现在《人民日报》上的次数和雷锋差不多。“向步鑫生学习”的热潮霎时间席卷全国,步鑫生成了举国知名的企业明星。

  当时,巡回报告和接待参观者已经成为步鑫生的主要工作。

  caf755a331a84dc3a420a22b4ca449c7.jpeg

  日后叱咤商界的鲁冠球,刚刚用自家两万多块钱的苗木做抵押承包了工厂,也从萧山来到海盐“取经”,未料因为级别不够被保安拦在门外。最后是靠人引荐,才获得了15分钟的宝贵交流时间。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曾回忆说,那时“很多人排队想见他,而我只是个刚刚创业的人,还轮不到。”

  由于人数众多,很多人只能被组织起来集体听录音报告。通过报刊电视,步鑫生的改革故事和他一系列“改革格言”,给当时无数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上了一堂生动的启蒙课。

  然而,这也是步鑫生从巅峰滑落的开始,只是被光环笼罩的他并未察觉到危机。1985年,西装市场红火起来。

3万套规模的西装生产线。步鑫生点头答应,考虑到“抹不开面子”,又把规模提升到6万套。待到报告送到省里,主管全省工厂的领导看后表示:步鑫生是全国模范,要做就做最大的,30万套。

  没有任何市场调研或评估,生产线的规模从3万套升级为30万套,预算也从18万美元变成了80万美元。

  西装的生产线还没建成,全国的西装热已经过去,生产的西装根本卖不出去。步鑫生后来回忆说,项目刚动工,厂子就没钱了。固定资产不过100多万元的海盐衬衫总厂,背下了600多万元的债务。

  1986年,领导要求生产线下马。但步鑫生则要再坚持两年,等到“西装热”卷土重来就能重新抢占市场,双方发生激烈争执。

  当年9月,步鑫生被送往浙江大学“深造学习”,由他人代理厂长。

  但时隔一年,他又被要求回厂收拾烂摊子。此时,西装线厂房、设备已被卖掉,厂内部分技术人员被放走,企业债务累累。

  1988年1月,步鑫生与厦门一家公司草签了一份合同。可未曾想,两天后的清晨,步鑫生从中央电台广播中听到了自己被免职的消息,对他的评价也变成了“粗暴专横、讳疾忌医”。

  红极一时的风云人物,自此离开海盐,漂泊了20多年。

  079faa605e6b4d00b06ab775a81034cb.jpeg

:“事已到此,病有医治,事有人为,老天会怜惜,不必多虑。”

  9月,步鑫生到萧山,他对比自己年轻十岁的鲁冠球说:“咱们是靠办厂子吃饭的,离了这一点,真的一钱不值。”鲁冠球后来说,这句话深深刻在了他的意识中。

  步鑫生辗转北京、盘锦、秦皇岛多地管理企业,他专门选择那些快倒闭的厂子,说,我就是要争气。

  在北京,步鑫生把一个童装厂改成了衬衫厂,创出了“金宝路”品牌;在辽宁盘锦,他生产出的“阿波罗”衬衣受到追捧;1993年7月,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秦皇岛步鑫生制衣公司出现在渤海之滨。

  步鑫生用的还是在海盐时候的办法,这些厂子也获得了一定的效益,然而仍远不及当年的风光。

  2001年9月,步鑫生身患癌症,决定退休,而后定居上海。家乡的辛酸往事,在很长时间让他不敢去碰。

  “现在回过头看,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曲曲折折,来来回回。改革本来没有路,是一块块铺路石铺出来的,我步鑫生也就是其中的一块。”

  这句话,步鑫生在记者面前,重复过无数次。

  另一面,步鑫生不愿触碰的故乡则一直向他敞开怀抱。为了表彰步鑫生的改革精神,2008年,海盐县在南北湖风景区建立了步鑫生改革精神陈列馆。

  558fd429bf2e42c38e791456d0f59835.jpeg

  80岁那年,步鑫生终于与过往和解,回到家乡海盐定居,他自嘲抗癌多年,身上缺了两个“零件”。

  步鑫生把自己所有的珍贵字画、印石、全部证书、信件和生活用品都捐赠给了博物馆。

  2014年10月,在最后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步鑫生说,“是老家人,用真诚之心,温暖了我曾经伤痛的心。”

  2015年6月6日,步鑫生去世。

  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浙江共有7人入选了“改革先锋”名单,“城市集体企业改革的先行者”步鑫生位列其中。

  参考资料

  《档案见证改革开放|“改革先锋”步鑫生的“剪刀人生”》

  《沉浮30年步鑫生叶落归根 他是新中国改革史上重要符号》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176e979342ae48d3a1bb612abe63b106.jpeg

  文/华商韬略 赵薇 伊然

  1984年2月26日晚7时25分,央视临时插播关于肯定步鑫生改革精神的消息,那是步鑫生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他曾说,只是时代选择了自己。

  1934年1月,步鑫生出生在海盐一个裁缝世家。母亲说他“命硬,个性强”。1956年“公私合营”后,步家的铺子进行了合作,22岁的他成了武原缝纫合作社的负责人;6年后,步鑫生加入了红星服装社(海盐衬衫总厂前身),做裁剪师傅。

裤子。”步鑫生的裁缝手艺远近闻名,刚过三十岁就获得了八级裁剪师的最高技术职称。

  在大锅饭时代,步鑫生也有着自己的“冲劲儿”。“质量”“商标”“信誉”“改革”等字眼在他当年的笔记本中随处可见。

  1981年,步鑫生升任厂长后,终于将盘算多年的措施付诸了实践,这位精瘦的男人很快亮出了“惊天动地”的整套新计划。

  81d5802ba9cc45058580f3558c10f926.jpeg

  借鉴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联产计酬制,多劳多得;改革劳保福利制度,根除“泡病号”的流行病;砸了“铁饭碗”的用工制度,优胜劣汰......

  “靠牌子吃饭可以传代,靠关系吃饭要倒台。

  除了内部的改变,步鑫生还从销售等长远发展方面全盘考虑:贴牌加工利润太薄,决定“创牌子”,他先后创立了“双燕”、“三毛”等衬衫品牌。

  1981年,步鑫生接手海盐衬衫时,厂子只有多元,利润5000;两年后,海盐工业总产值达到1028.58多万元,利润58.8万元。

  海盐衬衫总厂成了海盐县首家产值超千万元的企业,也是当时浙江省最大的专业衬衫厂。

  1983年4月26日,《浙江日报》以《企业家之歌》为题对步鑫生进行了报道。随后,各家媒体的报道接踵而至。

  步鑫生出现在《人民日报》上的次数和雷锋差不多。“向步鑫生学习”的热潮霎时间席卷全国,步鑫生成了举国知名的企业明星。

  当时,巡回报告和接待参观者已经成为步鑫生的主要工作。

  caf755a331a84dc3a420a22b4ca449c7.jpeg

  日后叱咤商界的鲁冠球,刚刚用自家两万多块钱的苗木做抵押承包了工厂,也从萧山来到海盐“取经”,未料因为级别不够被保安拦在门外。最后是靠人引荐,才获得了15分钟的宝贵交流时间。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曾回忆说,那时“很多人排队想见他,而我只是个刚刚创业的人,还轮不到。”

  由于人数众多,很多人只能被组织起来集体听录音报告。通过报刊电视,步鑫生的改革故事和他一系列“改革格言”,给当时无数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上了一堂生动的启蒙课。

  然而,这也是步鑫生从巅峰滑落的开始,只是被光环笼罩的他并未察觉到危机。1985年,西装市场红火起来。

3万套规模的西装生产线。步鑫生点头答应,考虑到“抹不开面子”,又把规模提升到6万套。待到报告送到省里,主管全省工厂的领导看后表示:步鑫生是全国模范,要做就做最大的,30万套。

  没有任何市场调研或评估,生产线的规模从3万套升级为30万套,预算也从18万美元变成了80万美元。

  西装的生产线还没建成,全国的西装热已经过去,生产的西装根本卖不出去。步鑫生后来回忆说,项目刚动工,厂子就没钱了。固定资产不过100多万元的海盐衬衫总厂,背下了600多万元的债务。

  1986年,领导要求生产线下马。但步鑫生则要再坚持两年,等到“西装热”卷土重来就能重新抢占市场,双方发生激烈争执。

  当年9月,步鑫生被送往浙江大学“深造学习”,由他人代理厂长。

  但时隔一年,他又被要求回厂收拾烂摊子。此时,西装线厂房、设备已被卖掉,厂内部分技术人员被放走,企业债务累累。

  1988年1月,步鑫生与厦门一家公司草签了一份合同。可未曾想,两天后的清晨,步鑫生从中央电台广播中听到了自己被免职的消息,对他的评价也变成了“粗暴专横、讳疾忌医”。

  红极一时的风云人物,自此离开海盐,漂泊了20多年。

  079faa605e6b4d00b06ab775a81034cb.jpeg

:“事已到此,病有医治,事有人为,老天会怜惜,不必多虑。”

  9月,步鑫生到萧山,他对比自己年轻十岁的鲁冠球说:“咱们是靠办厂子吃饭的,离了这一点,真的一钱不值。”鲁冠球后来说,这句话深深刻在了他的意识中。

  步鑫生辗转北京、盘锦、秦皇岛多地管理企业,他专门选择那些快倒闭的厂子,说,我就是要争气。

  在北京,步鑫生把一个童装厂改成了衬衫厂,创出了“金宝路”品牌;在辽宁盘锦,他生产出的“阿波罗”衬衣受到追捧;1993年7月,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秦皇岛步鑫生制衣公司出现在渤海之滨。

  步鑫生用的还是在海盐时候的办法,这些厂子也获得了一定的效益,然而仍远不及当年的风光。

  2001年9月,步鑫生身患癌症,决定退休,而后定居上海。家乡的辛酸往事,在很长时间让他不敢去碰。

  “现在回过头看,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曲曲折折,来来回回。改革本来没有路,是一块块铺路石铺出来的,我步鑫生也就是其中的一块。”

  这句话,步鑫生在记者面前,重复过无数次。

  另一面,步鑫生不愿触碰的故乡则一直向他敞开怀抱。为了表彰步鑫生的改革精神,2008年,海盐县在南北湖风景区建立了步鑫生改革精神陈列馆。

  558fd429bf2e42c38e791456d0f59835.jpeg

  80岁那年,步鑫生终于与过往和解,回到家乡海盐定居,他自嘲抗癌多年,身上缺了两个“零件”。

  步鑫生把自己所有的珍贵字画、印石、全部证书、信件和生活用品都捐赠给了博物馆。

  2014年10月,在最后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步鑫生说,“是老家人,用真诚之心,温暖了我曾经伤痛的心。”

  2015年6月6日,步鑫生去世。

  2018年,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浙江共有7人入选了“改革先锋”名单,“城市集体企业改革的先行者”步鑫生位列其中。

  参考资料

  《档案见证改革开放|“改革先锋”步鑫生的“剪刀人生”》

  《沉浮30年步鑫生叶落归根 他是新中国改革史上重要符号》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dating.beaso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