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归来看网红行业四大创业机遇

金融理财 阅读(872)

:

一周,白天学习,去王鸿,去公司,晚上回到酒店继续工作,一天只睡四个小时,梳理和思考每天获得的新知识。回到中国后,凌格梳理了整个美国之行的收获,帮助大家从更大的角度看待中国的在线红色产业。

Personal

Personal指的是红色互联网。在美国,红色互联网有两个非常积极的术语,称为“影响者”和“创造者”。同时,在不同的平台上,这些影响者(创造者)有不同的名字:优酷(Youtuber);谁在YouTube上制作视频;Instagram上贴有照片,名为instagram girls(我们大多数互联网名人都是做时尚内容的女孩);Musical.ly(美国最大的音乐社交平台)上面的用户也叫Muser。

网上红榜字面上不是问题,但在中国,这个词含有一些负面元素,这实际上与中国网上红榜概念的起源有关(网上红榜1.0基本上是由西峰和芙蓉姐姐这样的人来代表的)。此外,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当人们在中国谈论网红时,首先想到的是所谓的圆脸双眼皮的“网红”。然而,2016年,由于Papi酱和艾克里的出现,大多数中国人对网络红色的概念开始慢慢改变。这也反映了中国当前在线红色产业的核心问题:这些所谓的在线红色不能被称为创造者。

创造者是什么样的人?在VidCon会议的整整三天里,他们给林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首先,大多数创作者都在00岁以后,甚至90岁以后,这是凌格认知中最具颠覆性的现象。在视频直播大会(VidCon conference)上,林戈看到各种各样的美国初中生手持专业设备进行直播。与此同时,优酷的粉丝主要是00以后。

此外,与中国大部分地区红彤彤的圆脸和双眼皮相比,在美国没有成为优秀创造者的门槛。美国创作者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他们能否创作出更有趣、更有用的高质量视频。当林戈访问YouTube上最大的食品频道Tastemade时,负责人甚至提到他们故意不让美女制作视频,因为这会让女性用户不喜欢,不得不说这也是出于对用户体验的考虑。与充满美容化妆和服装的中国美容网相比,美国创作者的多样性令人震惊。教育、新闻、效率、舞蹈、歌唱、角色扮演、健身和饮食都发展得非常成熟。

与绝大多数中国网络红人相比,美国创作者男女比例非常均衡,甚至男性创作者也更受粉丝欢迎,因为年轻女性比男性有更多的偶像情结。

最后,美国创作者和粉丝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VidCon大会上的一些创作者对待粉丝一点尊严都没有,他们拍照、做鬼脸、和粉丝聊天。甚至一些女性粉丝要求男性创作者在背后拍照并亲吻他们,所有这些都被每个人认为是合理的。

Platform

YouTube,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视频平台,每月有超过10亿活跃用户。优酷作为中国最大的视频平台,每月有超过9000万活跃用户。YouTube是国外占主导地位的视频平台,优酷、土豆、爱奇艺、腾讯、乐视、B站和A站是我们可以在国内命名的视频平台。与此同时,其他平台也进入了视频领域。微博、今天的头条和微信都转向了视频。这导致视频内容的流量被这些平台分散开来。

YouTube目前还没有盈利,但被谷歌收购后,YouTube有能力完全为用户服务。庞大的流量可以分配给不同的教资会内容创作者,从而鼓励和筛选出真正优秀的视频内容,并给他们充分的机会。相反,为了获得更多的流量,中国的主要视频平台正在争分夺秒地抢占市场。大量流量被分配到平台的自制内容和独家版权所有的PGC内容(脱口秀、综艺节目、电视剧、电影等)。)。结果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内容只占流量的一小部分。事实上,这不利于中国高质量创作者的曝光和成长。然而,也很难避免这样的事情。毕竟,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任何平台

林戈认为,未来中国的大部分YouTube流量将被微博和微信分流。我们会发现自从微博改革以来,视频内容变得越来越多。视频大于图片大于内容的原则使得没有人愿意放弃视频内容。需要区别的是,微信上的视频内容主要是最简单的教资会自制视频,主要用于朋友之间的强互动,而微博上的内容主要是各类高质量的PGC和教资会内容,主要用于传播。事实上,微博和微信已经瓜分了中国Instagram的功能(朋友之间的紧密关系、图形互动、博客和粉丝之间的交流)。这发生在视频平台变得社会化的时候。

Ecology

YouTube已经建立了一个非常成熟的生态系统,不需要购买版权的UGC和PGC内容源源不断地丰富了整个平台。创作者视频内容海报广告收入的55%将分配给创作者。同时,第三方机构MCN公司为双方提供相应的服务。因为美国创作者输出的视频不容易拍摄。对于有能力输出高质量视频的创作者来说,他们基本上会花费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来专注于自己的视频内容,并争取做到最好。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创建视频内容,他们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例如宣传、促销、活动、社区、接收广告、接收代言等。这些东西也非常专业,这就是为什么MCN应该存在。

对于像YouTube这样的平台,MCN可以帮助创作者提供免费、稳定、高质量的内容,甚至是长期具有知识产权属性的内容,这对平台来说是最好的。

中国仍处于生态形成的初级阶段,逐渐有了一些所谓的创造者,但与中国所谓的“互联网红”相比,这个数字非常小。生态发展的方向不一定是YouTube。目前最大的问题仍然是缺乏所谓创作者的UGC视频内容,绝大多数高质量的内容是PGC节目。中国平台和创造者之间也需要MCN。

相比之下,YouTube的创作者将从YouTube获得55%的份额,然后从MCN获得15%的份额,这将给予MCN继续支持创作者的持续激励。然而,中国的海报广告不能以KPN的价格出售,其个人平台获得的利润更少,这使得创作者很难从该平台的海报广告中赚取足够的钱(与YouTube相比),也使得国内MCN公司很难从中找到利润点。

中国目前的互联网红色孵化器实际上不是为一群创造者服务,而是为一群没有创造能力、想成为互联网红色的英俊男女服务。孵化公司将提供一系列从生产、计划、推广、营销和粉末饲养的操作,所以它们更像一家明星经纪公司。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美国的创造者一般都在00以后,但是由于中国教育体制的原因,中国的初高中学生很难有时间和精力去创造。这方面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

中国的在线红色产业是利益驱动的,而美国的在线红色产业是理想的。与此同时,再加上中国已经领先的电子商务系统和美国发达的制造业,中美在内容和电子商务方面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中国的网红不知道如何做内容,但是网红电子商务却非常发达。美国创作者充满创造力,擅长做内容,但他们对互联网红色电子商务一无所知。例如,Instagram女孩没有专门的销售商品供应链,她们最常见的方法是从淘宝网购买商品。与以苏特和汝南为代表的中国成熟的电子商务网络及其后供应链相比,差别不小。

Opportunity

中国的内容和美国的在线红色电子商务之间有着巨大的机遇。中国在线红色内容的缺乏和美国创作者电子商务的缺乏需要一个全面的整合。

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是向美国创造者提供商品并建立供应链。凌格在美国访问的一家红色健身网告诉凌格,她曾试图向粉丝推荐中国普洱茶和瘦脸棒。因此,粉丝们对这两种产品非常满意。这给了林戈

第二个机会是成为一名国内内容制作人,无论是为NetRed还是为自己的产品。这是一个巨大且基本空白的市场,也是未来的一个主要增长点和机遇。美国的许多渠道都垂直于不同的类别,并且可以在中国本地化。为什么美国人不这样做?事实上,美国人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毕竟,文化差异和用户品味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发现。

第三个机会是为国内网红建立一个新的供应链,因为目前中国的大多数网红都在美容化妆和服装搭配领域。此外,中国还没有在垂直领域出售大量的赛博红。未来几年,当中国各类垂直互联网用户发展起来时,垂直互联网用户有着巨大的潜在机遇,如健身器材、蛋糕制作工具、旅游路线、本地产品等。

第四个机会是MCN,他是服务的创造者。未来几年,中国将涌现出大量具有原创视频能力的网络名人。他们还需要MCN的拍摄支持和其他帮助和服务,就像美国目前的创作者一样,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好地专注于内容创作。

总结

YouTube的生态成熟比中国早7年。根据中国互联网红色经济的发展速度,凌哥可以告诉大家,发展成成熟的生态只需要不到七年,两三年。然而,还有许多问题需要克服和解决。如何支持创作者以及如何创造一个适合创作者成长的环境是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这也将是初创公司的一个机会。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