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产能过剩不能仅靠大棒

热点专题 阅读(1601)

“大棒”对于解决产能过剩是必要的。然而,仅仅依靠“大棒”是不够的。它还需要“胡萝卜”。换句话说,解决产能过剩需要建立与中央和地方激励措施兼容的政策体系。就是说,形成中央政府想要做的激励机制也是地方的做事意愿。政策设计的核心是如何建立“地方政府可以从维持甚至扩大生产能力中受益的激励机制”和“地方政府可以从减少现有能力中受益的激励机制”。建议设立专项资金,以帮助地方政府应对产能过剩造成的失业问题。同时,将对考核制度进行调整,以指导当地干部的合理行为。

产能过剩的原因很复杂

首先,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看,目前,中国主要钢铁厂在“囚徒困境”中处于一定地位。钢铁厂之间的主要竞争不是产品和利润,而是“看谁能生存”和“绝不能比另一方破产”。具有一定竞争优势的钢厂将不得不通过扩大产能和产量来迫使其竞争对手退出市场。就像国际石油市场不景气一样,沙特油田将不得不增加产量。因此,尽管从全国整体市场的角度来看,扩大产能是非常不合理的举动,但对于单个制造商而言,恰恰是其审议后的正常市场行为。

第二,地方政府与钢厂之间存在着重大的利益联系。一家钢铁厂通常有数万人,营业收入达数百亿人民币,其中大多数是当地的国有企业。任何地方政府都迫不及待,而且往往有着极其复杂的利益。实际上,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许多钢厂目前很难维护。在地方政府和钢厂形成一定程度的利益共同体的情况下,不难理解地方政府对钢厂的大力支持。政府的支持是不同的,结果往往是非常不同的。例如,在光伏产业的产能过剩解决方案中,江苏省无锡市的尚德电力公司和江西省新余市的赛维公司同时陷入困境。尚德于2013年破产,但新余市尽最大努力支持赛维。直到2015年光伏市场复苏时,它才破产并进行了重组,从而赢得了更好的重组条件。因此,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目前对钢厂的全力支持也是很理性的行为。

这又是由于中央和地方责任不明确造成的道德风险。在当前的中央和地方关系体制安排下,地方政府在支持钢厂甚至鼓励其扩大产能方面存在明显的成本和收入不对称现象。一方面,在解决产能过剩的过程中,中央各部委遵循“淘汰落后产能”和“压力巨大”的原则,而地方“更大”,“更强”和“优秀”。 ”。该策略相应正确,“大而不降”的趋势更加严重。另一方面,一旦地方政府扩大企业规模,即使可能产生风险(地方债务,银行债务等),也总是可以不同程度地转嫁给中央政府,目前当地债务和银行债务。在决议中,也很难弄清相应的中央和地方责任。在这样的激励环境下,鼓励地方钢厂尽快壮大是最好的策略。

总的来说,在当前严峻的钢铁产能和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一些钢厂和地方政府扩大产能的愿望从表面上看是极不合理的,但这在当前的制度安排下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想法。

解决“大棒子”之外的产能过剩

您还需要“胡萝卜”

鉴于严峻的形势,该国势必将采取严格的政策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新一轮的“重拳”和“铁拳治理”已经上线,其目的是严格控制新项目,整顿违法建设项目。此外,有必要实施问责制,通过能源消耗,环境保护,安全和银行信贷来提高行业门槛,以加快优胜劣汰和行业整合的步伐,并有效防止产能过剩的进一步恶化。

毫无疑问,对于如此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有必要引入严格的“大棒”政策。但是,从产能过剩的实际情况来看,这样的政策如何取得成果,仍然是毫无疑问的。

如上所述,产能过剩的形成是在现有体制安排下地方政府理性选择的结果。它是当前激励环境的产物。在现有的“中央决策与地方执行”模式下,中央部委的监督检查能力相对有限,影响地方重要利益的政策的有效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的合作。政府。与实施相比,否则即使采取更强硬的“大棒”政策,也容易陷入“高举,轻放”的困境,这可以从“更多的产能越来越被解决”的实践中学到。

因此,有必要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但是,仅仅依靠“大棒”是不够的。还有必要有“胡萝卜”。换句话说,解决产能过剩需要建立与中央和地方激励措施兼容的政策体系。就是说,形成中央政府想要做的激励机制也是地方的做事意愿。

需要更多的激励政策

尽管地方政府在钢铁厂中占有重要股份,但大多数公司都在亏损。因此,对地方政府而言,最重要的是解决产能过剩所涉及的“人”和“ GDP”。因此,在构建激励兼容的政策体系时,我们需要关注这两点。政策设计的核心是如何建立“地方政府可以从维持甚至扩大产能中受益”和“地方政府可以减少现有能力”的激励机制。

首先,建立专项资金,帮助地方政府应对产能过剩造成的失业问题。随着市场低迷的持续和企业损失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企业拖欠雇员的工资,有些甚至在集体工资的情况下爆发。地方政府支持有实力的钢厂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一旦公司破产,这可能导致成千上万的人被解雇。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解决过度解决的问题。受能力影响的人。因此,减少表面上的过剩容量的问题是生产能力的降低。关键是背后的人的问题。中央政府可以设立专项资金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以帮助地方政府解决失业问题。资金支持额与产能过剩的减少(或下岗工人的数量)有关。减少的能力越大,对地方政府足够有效地解决过剩能力的支持和积极激励就越大。专项资金的来源可以多种多样:首先,中央预算用于解决地方政府的社会保障赤字,员工安置和生活保障问题,或用于下岗工人的再就业。其次,通过发行为期十年或更长时间的过渡债务,债务的偿还将由中央政府在短期内承担,而从长远来看,该行业中的企业将对这种情况负责(可以通过产品附加费来征收)。

第二,调整考核制度,指导当地干部的合理行为。一家钢铁厂带来的国内生产总值达数百亿美元。对于任何地方政府而言,这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过剩容量的减少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地方政府现有的评估绩效,相应的评估体系需要进行调整。形成有效激励措施,改变地方干部的行为。中央政府可以发表明确的意见,指导各级地方政府分离产能过剩造成的国内生产总值变化因素,只考虑其余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从而形成“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不增加”。由于容量减少”。评估模式。”此外,中央政府可以明确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在现有评估系统中包括“产能过剩解决方案”指标。这与之前的“淘汰落后产能”不同。这次应该进行评估。结果,当地干部在解决产能过剩方面变得更加有效,评估结果也更高。